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金刚论坛佛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2054|回复: 1

<重阳节转载> 全真七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0-22 03:19: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寂妙禅人 于 2015-10-22 03:20 编辑

重阳节,呈上宣公上人早年开示的王重阳等全真七子故事,祝师父节日快乐,祝各位道友师兄勇猛精进,早成道业,助师弘化。

。。。。。。。。。。。。。。。
今天想起一个中国道教的公案,对大家讲一讲。这个公案虽然不是佛教的,但是也没有跑到佛教外边去,因为佛教包括一切的宗教,没有哪一个宗教是在佛外边的,就是骂佛教、毁谤佛教的宗教,也都是在佛教里边包括着,没有跑到佛教教义的外边去。因为佛教的道理是尽虚空遍法界的,十方三世无不包括在内,所以无论你信佛不信佛,都在佛教里头包括了,所以就算是道教的道理,我们也可以讲。

道教中的老子,你们各位知道他是谁吗?老子就是迦叶祖师来着。因为他愿意修头陀行,愿意做一个特别的样子,所以化身来做老子,并不是迦叶祖师自己来,是化身来的。孔子是水月童子化身来的,也是佛的弟子,颜回也是的。他们都是要到中国来开辟大乘佛教,所以就先化身来到中国,提倡道教、儒教的理论,将来好和佛教合而为一。所以有的人说儒释道三教是一家,这也有他的理由,但是他们不完全了解其中的道理,只知道个皮毛。

这个公案发生在中国宋朝末年的山西,这个地方有一个姓王的,叫王哲,是个武举人。武举人就好像读书读到master degree(硕士学位),学武学到master degree(硕士学位)这叫武举人。他有太太,有儿子,家里很有钱的。有一年冬天,一天天上下雪,他门口来了两个要饭的乞丐。这两个要饭的都穿得破破烂烂的,很穷的样子。王哲一看他们两个人就生出一种怜悯的心,就对他们说:“你们两位不要再要饭了,到我家来,我养你们。”虽然这两个是要饭的,但是他对他们很恭敬,请他们在他家常住,不要走了,他愿意养他们一辈子。这两个要饭的也很特别、很古怪的,回答他说:“我们穷惯了,不习惯享福吃现成的,暂时在你这儿住几天就好了!”

那么一住,住了大约有一个月的样子。这两个要饭的天天想要走,他不让他们走,一直叫他们再多住几天。最后一次两个要饭的很坚决地说:“我们一定要走,你不要再留我们了!”王哲只好说:“你们一定要走,好吧!那我就送一送。”他本来想就送出大门口,再多走几步就好了。可是他出去一送,就好像释迦牟尼佛用神通摄孙陀罗难陀似的,觉得才迈几步路,就到了二十多里外的一座桥上了。到了桥上,这两个要饭的就把他们的酒葫芦拿出来,说:“好啦!我们就要走了,以前我们在你那喝了很多酒,今天我们请你喝一杯酒。”王哲说:“你们也有酒吗?好,拿出来喝。”喝了三杯酒后,这两个乞丐说:“我们要走了,来年的两个三的那一天,我们还在这个桥上见面。”说完这两个乞丐就走了,而王哲就在桥上醉倒了。

王哲家里的人知道他送两个乞丐出去,怎么过了这么久还不见他回来,就叫人各处去找。一找找到桥上,看见他醉倒在那里,就把他抬回来了。等他酒醒了,他就有一点觉悟:“我送这两个人出去,怎么送几步就到桥那个地方了呢?这两个人一定是神仙了,我当面错过,这可太可惜了。”又一想:“他们说来年两个三那一天,还在那个桥上见面,那就是明年三月三日了。”从此之后他就在家里等,也不到别的地方去,因为他太太不准他出门了,说他跟着要饭的走,就醉倒在桥上,这很危险的,所以不准他出门,他也就不出去了。

第二年三月三日这一天,他一早就到桥上去,果然那两个人已在那儿,他就高兴地走上前跪倒,说:“你们两个是活神仙哪,快教我怎么样修行了生死吧!”这两个人说:“你还认识我们,好啦!我们就传法给你!”他们就教他怎么样用功打坐,怎么样调呼吸,怎么样炼九转还阳丹。王哲就问他们叫什么名字?一个说叫金重,一个说叫双口。金重合起来就是一个钟字,双口就是个吕字。这么一说,他也就明白了,原来是钟吕二仙来度他自己了。在中国的汉朝有个钟离全的,修行道教的方法成了神仙,唐朝的吕洞宾是钟离全的徒弟。

王哲回到家里想要修行,但是家里有太太又有儿子,若要真修行就不太方便,所以他就假装发狂,见到人又打又闹,又咬又叫;有的时候就哈哈大笑,有的时又哇哇大哭。他太太看他这样子,就叫人把他单单关在一个房间里,每天固定给他送饭吃。平时谁也不敢接近他,谁一接近他,他就要吃谁,就那么发狂。在这个房间里,没有人去打扰他,他就自己打坐用功,在那里闭关。一闭闭了十二年,他修行成了就跑到山东去。因为他成道业以后,知道跟自己有缘的徒弟都在山东那边。他用神通出了那个房间,就走了,走到山东腾海县那个地方,并改名叫王重阳。

这个县里头,有一个有钱的人姓马叫马钰,两夫妇都四十多岁,也没有儿子,也没有女儿,但是钱多得很,那一县里头就数他最有钱。王重阳一观察因缘,知道他应该首先度马钰,和他的太太孙渊贞。怎样度呢?他一想“哦!我师父化作要饭的来度我,那么我也装成要饭的来度徒弟。”所以他也装成一个乞丐的样子,拎一个黄瓷的瓦罐,天天到马钰的村子来要饭。他每一天都从马钰的门口走过,向他们要饭,要了半年多。这半年多,马钰和孙渊贞连一句话也没有和他讲过。天天看是看见了,但是两个徒弟不认师父,见了师父不睬师父,师父也没有法子睬徒弟。师父虽然慈悲,也是不好意思,大约是我相没有空,虽然有神通了,还是有个“我有神通”。

有一天,马钰回到家里就唉声叹气的。他太太就问他:“你忧愁什么呢?”“我们现在虽然有这么多的钱,但是我们都四十多岁,也没有儿子,也没有女儿,我们若是死了,这些个钱怎么办呢?”孙渊贞说:“哦!有办法,我看我们应该修行,有子有女还是一样受苦,我们有这么多钱,可以找一个名师修道,将来修成道业,就没有生死了。”马钰说:“你真是作梦啊,修道这么容易吗?自古以来修道的,有几个修成功呢?哪个真成了神仙呢?嘿!你不要想入非非了。”孙渊贞说:“不用担心,我们可以找到一个善知识。”马钰说:“你说谁是善知识?”孙渊贞说:“你看天天到我们门口来讨饭的那个人,我看他的相貌和普通人不同,他就是一个有道德的善知识,我们和他商量、商量,请他教我们修行,就一定会成功的。”马钰听她这么讲,心里也就活动了,说:“好!等他再来时,我和他讲。”

第二天,王重阳又来要饭,马钰就说:“喂!”意思就是老头子,不是很恭敬的。“你不要再这么辛苦要饭了,从今天起,你就在我这儿住。我有好房子给你住,有好饭给你吃,你不要再去要饭。”你说这个要饭的怎么回答?他说:“好房子留给你自己住,好饭留给你自己吃,我不愿意住你的好房子,也不愿意吃你的好饭,我只愿意吃我要来的饭,住我愿意住的地方。”马钰原以为这个要饭的一定会很欢喜地接受他的邀请,想不到这要饭的拒绝了,他就赶快回去,对他太太说:“你说那个要饭的是个善知识,我们应该跟他学道。但是我请他到家里来住,他不愿意。”孙渊贞说:“那当然是你说的话不对了,你若说对了,他怎么会不愿意呢?”马钰:“那你去说去了!”

孙渊贞就出来对要饭的说了:“哎呀!我们知道你是一个真正修道的人,想请你到我们家里来住,教我们怎么样修行,请你慈悲啦!”王重阳说:“你为什么要跟我修道呢?”孙渊贞说:“因为我看你的样子非常自在,非常逍遥的,这真是太好了。”王重阳就问她:“你既然知道逍遥自在很好,那你为什么不自在逍遥呢?”孙渊贞说:“我是欲清净而不得清净,欲逍遥而不得逍遥。我也想要学你这种逍遥自在的这样子,但是我不知道怎么样修行,所以才想请师父您到我们家里住,一起修道,我们家也可以做一个道场。”王重阳听她这么说,就答应了。

王重阳接受马钰的邀请,到他家里住了一个时期。王重阳看马钰也不发菩萨心,只是为自己夫妇两个人而修道。所以有一天,王重阳就叫马钰到面前,说:“你知道我到你们腾海县,是为什么来的?”马钰说:“我不知道。师父你是为什么来的呢?”王重阳说:“我就是为你来的!”马钰问:“你为我什么来的呢?”“我为你的财产来的!”马钰一听:“啊!这是个大骗子,一个修道的人要我的财产做什么呢?我这回上当了!”就赶快去告诉他太太:“你说这个师父是个善知识,我看他是个大骗子,来骗我们的财产来了。他刚才对我说,他是为我来的,我问他为我什么来,他说是为我的财产来的。由这几句话看来,就知道他不是一个修道的人。”孙渊贞一听,说:“哎!你弄错啰!师父说这话当然有他的用意,你有没有问他要你的财产做什么呢?”马钰说:“这个我就没有问。”“那你就去问问去。”

马钰又去问:“师父,你刚才说是为我的财产来的,那你当然是要用我的财产了,你是要做什么用呢?”王重阳说:“你现在有这么多的钱,正可以把它拿出来供养十方修道的人,让所有修道的人都可以在这儿吃、在这儿住,以安心用功办道,你做一个功德主,这有多好!我说是为你的财产来,就是为了这个!”马钰一听:“啊!原来师父是要用我的财产来做道场,那没有问题!”于是乎就大肆宣传,只要有人愿意到这儿修道就供着吃、供着住、供着穿,所有的一切都不要给钱,因为道是不卖的。当时全中国各处的人都听到这个消息,一下子就来了有三、四千人,报名要来修道。有的是真心想要修道,来亲近善知识的;有的家庭很穷,生活不能维持,听说有得穿、有得吃、有得住,也跑来了;有的做土匪的,犯了国家的法律,各处都要捉他,也跑来了,说要修道;有的年纪老了,没有儿子也没有女儿,听说这个地方供吃供住也来了。

王重阳天天给他们讲经说法、讲开示,大家听得都很有兴趣,一个走的也没。为什么呢?因为吃得好,住得好,穿得好,什么都好,到哪里也找不到这么好的地方,所以就没有人要走。修道要有法、财、侣、地四个条件。法,就是要懂得修行的方法;财,要有养道的财。若是单单一个人住茅棚,吃点草根、树叶也可以的,但人多了就要有东西吃,吃得还要好一点,最低限度也要有一些牛奶 cheese (起士、乳酪)之类的,这样子修道的人营养分才够。

这样经过了很久的时间了,大约有十年吧。有一天,王重阳就要出去旅行,还没有出门,就得了病。得什么病呢?全身长满了疮,每一个疮又都生出很多的虫子,在那儿吃疮的脓和血,很邋遢的,那个臭味一百步远都可以闻得到。大约这个时候吃的也不太好,穿的也马马虎虎了,师父又有病,这三、四千弟子一看:“哎呀!师父平时给我们讲经说法,教我们怎么样修行、怎么样用功就能了生死。你看看他现在这个样子,泥菩萨过海,自身都难保。他自己身上长这么多疮,臭成这个样子,如果是有修行的人,怎么会得这种病呢?这是很不好的人才会生这种病。我们不要再跟这种假善知识修行了,另外再去找一个真的善知识吧!”

于是乎,这三、四千个徒弟一下子就都跑了,只剩下七个。这七个人就是邱长春、刘长生、谭长真、马钰、郝太古、王玉阳和孙渊真,也就是孙不二。这七个人无论怎样都要亲近师父,就是再臭也不怕。这邱、刘、谭、马、郝、王、孙七个人留下来,等着师父。等着等着,王重阳的疮都好了,也不臭了。

有一天王重阳告诉他们说:“我们到南方去旅行吧!”于是乎,他就带了这七个徒弟,从山东出发,到南边去旅行。沿途都是这七个徒弟轮流出去化饭回来吃。其他弟子化来的饭王重阳都吃,就只有邱长春化来的东西王重阳不吃。有一次邱长春出去化了很多馒头回来,他知道师父平时欢喜吃馒头,就很高兴地用一个盘子装了满满的馒头,送到师父的面前。王重阳却发起脾气,把盘子拿起来就给丢到地上,馒头洒得满地都是。邱长春自己慢慢地把馒头捡起来,慢慢地吃,也不发脾气。

晚间,这七个人都同师父在一个房里住,他们怕师父冷,就弄了一堆材烧起火来烤火。王重阳又大发脾气,用力将袍袖一煽,就把火给煽灭了。火熄了就有烟冒出来,把这七个徒弟都给熏得咳嗽连连,在屋里坐不住了,就都跑到房子外边去打坐。一用功,也就不冷了。第二天,王重阳就对他们说:“我们不去旅行了,回山东去吧!”于是乎,师徒八人又都回到马钰家继续修行。

马钰修行了,他太太也修行了,所以都自己单住。有一天,王重阳师父就跑到孙渊贞的房里去,对她说一些不正经的话:“你一个人太孤独了,你怎么受得了啊!”说一些诸如此类很不守规矩的话。孙渊贞一听,大发脾气:“我以为你是个善知识,原来你是这么一个下流的人,这太不守规矩了。”就跑到她丈夫房里,对他说:“哎呀!我们认错师父了,这个师父不是个好人,这回我们可上当了。”马钰问:“怎么回事?”她说:“方才我在房里用功打坐,师父就走进来引诱我,对我说了一些不正经的话。说我长得这么漂亮,不应该一个人修行,应该找一个男人,怎么、怎么的,讲得太难听了。”马钰就笑着说:“真的吗?”孙渊贞说:“你不信,就到我房里去看!”

她就带着丈夫到她房里,一看,房里什么也没有。孙渊贞说:“我一跑出来,他怕我告诉你,当然就跑了嘛!这还有什可说的!”马钰说:“你方才来找我的时候,我才刚从师父的房里回来,是他叫我回来的,说有人要来找我,原来就是你找我。我方才同师父讲话呢!师父怎会到你房里去呢?这是不可能的!”孙渊贞说:“你真糊涂,连我你都不相信了。”马钰相信师父,无论孙渊贞说什么,他也不听,就回去了。

过了几天,师父又来找孙渊贞,还是和以前那样,眼睛也不守规矩,口也不守规矩,手也不守规矩,哈!这身口意三业都不清净了。孙渊贞这回就说:“师父,你坐一坐,我去一去厕所就来。”走到外边,她就从外面拿根木头把门给顶上,又用锁给锁上了。“这一回看你往哪儿跑。”就又跑去找她丈夫。她丈夫一看见她,便说:“哦!你又来说师父到你房里去了是不是?老实对你讲,我是方才从师父房里回来的,因为师父说你又要来找我了。”孙渊贞说:“你不相信,现在就跟我去看看。”马钰就同她回去,看着她把外面顶门的棍子拿开,把锁打开,进到里边一看,还是什么也没有。这回孙渊贞知道是自己错了,师父有不可思议的境界,也明白师父是身外有身,用化身来试验她来了,从此对王重阳就深信不疑了。

有一天,她到师父王重阳的房里去,请求师父指点她怎么样修行。王重阳就告诉她:“修行要有圣处,也就是要有一个灵感的地方。现在河南的洛阳,应该是出一位真正神仙的时候了,你能不能到那个地方去修行?”孙渊贞说:“可以的,我可以到那边去修行。”王重阳说:“你认为你可以,但我认为你不行,因为你长得太漂亮了,这一路上有几百里,你一个人走,一定会遇着不正当的人,到时候你怎么办?”孙渊贞说:“师父你不要担心,我有办法。”

她就到厨房,把锅子洗干净,倒上一些油,把油烧滚了,然后就倒一些水到油里,这油锅便爆出很多的油点子,她就把脸往油锅上面靠,这油点子就都蹦到她面上,把她的脸烫出很多的水泡来,变成了一个大花脸。然后她又回去见师父说:“现在我这样可不可以去了?”王重阳看她下了这么大的决心,就赞叹她说:“你真是出乎其类,拔乎其萃的人,你现在这样去绝对没有问题了。”孙渊贞从此也就改名叫“孙不二”,就是专一其心,来修她师父教她的法,修这个不二法门,不修第二条路了。她到了河南洛阳,就在一个原来是烧砖烧瓦的破窑里头住。一住住了十二年,修成了。

这时候,她师父在她家里又生病了,病得很厉害,说话也颠颠倒倒的,好像发神经病似的。有一天,他对剩下来的六个徒弟说:“我现要开斋,不吃斋了。你们去给我买几斤肉回来,我要吃。”几个徒弟孝顺师父,虽然不愿意师父开斋,也只好去买肉。肉买回来了,王重阳说:“我今天先不吃,你们把它挂在我房里头。”挂了几天,天气热,那肉都腐坏,生蛆下渣了。千千万万的虫在肉上钻进去又钻出来、钻出来又钻进去,就好像在肉里头游泳似的。那个味道也不单一个房里臭,整个家里都臭不可闻。

这一天,王重阳坐起来了,叫他六个徒弟到面前说:“你们大家也都开斋好了,这个肉我一个人吃不了,你们来帮我一起吃,就拿着这么吃。”其他五个弟子不但不吃,而且都闭着眼睛装老修行。只有邱长春上去把肉拿下一半,就吃了。一吃:“哎呀!难怪师父叫它生蛆下渣,臭成这样,这真比什么都好吃,从来也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半块吃完了,他还想把剩下的那一块也拿来吃。王重阳就阻止他说:“你不要再拿啰!那个要留着给我吃。一个天仙状元被你抢去,已经够了,不要再吃了!”邱长春是还没吃够,另外五个弟子则始终也不知道那肉是怎样的好吃。后来王重阳把剩下的那一份自己吃了。没有多久王重阳就死了。

他死后,弟子们把他装到棺材里,向他山西的家里送。很奇怪,这个棺材很轻、很轻,两个人就抬起来了,所以常常都可以换人抬。每天都是到吃饭的时候,就有人把饭都给预备好了送来,吃几餐就有几餐来,他们一点也不用费神张罗。邱长春就很奇怪:“怎么到吃饭的时候,就有人给送饭,这是什么道理?”这一天,离山西王重阳的家,大约只有一百多里路了,他就对几个师兄打妄语,说:“师兄,师兄,我肚子痛啰,要到前面找个地方方便去。”几个师兄说:“好啊!”他就一个人往前面走,一走走到前边的村里头,看见他师父穿着黄袍,正在向一户人家化缘:“后边有几个人抬一个棺材,他们没吃饭呢!你们发发慈悲心,供养、供养他们,结结缘,你们以后就什么事情都吉祥如意,一顺百顺。”

邱长春一看见师父,高兴得不得了:“师父原来你没有死!”上去就跪倒,抱着师父的腿,说:“师父啊,你真把我们骗苦啰!我们以为你死了,原来你还没有死。”就这么抱着师父的腿不放了。王重阳说:“你这个孽障啊!为什么你不把你的聪明收起来,而尽聪明外漏啊!这下你可得要多受三年的磨练,又要多受苦三年,才能成道业,就因为你尽用你这个小聪明。”他这几个徒弟里头,最聪明就是这个邱长春,什么事情不必人家告诉他,他就明白了,也懂得师父的意思。他师父虽然不吃他的馒头,他也不难过,因为他知道这是师父在试验他。一切一切他都明白,所以不论师父怎么发脾气,他都能忍受。这回他抱着师父了,以为这样师父就跑不了了,想不到师父说完这几句话,就化成一阵风不见了,从此也再没有人给送饭了。以后这一百多里路,吃饭的问题就变成很麻烦的。这几个弟子把师父的棺材送回老家,又在那儿住了几天,大家就分散开来,有的两个在一起,有的就一个人到各处去参访。

郝太古原来是个石匠,就到华山去,在山壁上凿了一个石头洞,打算就在那里修行。洞刚凿好,就来了一个老修行,要和他化缘。化什么呢?就化他凿的这个石头洞。“反正你会造洞,就把这个洞布施给我,你再另做一个啰!”郝太古想,修道人慈悲为本,方便为门,要利益其他的人,就说:“好吧,这就给你住啰!”他便又从新另打一个洞。洞刚打好,又来了一个人和他化缘,他又把石洞布施出去。如是每打一个洞,就来一个老道和他化缘。他一共在山上造了七十二个石头洞,就来了七十二个人把这些洞都给化缘化去了。

这回他开始想了:“我在这山腰人能到的地方打洞,洞一打好,就都被人化缘化去了。哎!我还是到山顶最高的那个地方去凿洞,那里人到不了,就没有人再来向我化缘了。”于是乎,他就爬到华山的最高峰去。华山是中国五岳中的西岳,山上竹子很多。他在华山最高的地方凿了一个洞,这回可没有人来和他化缘,没有人来要这个洞了,因为上下很困难。他在上边挂着一条铁链子,上山、下山都要抓着这条铁链上下,所以普通人没有法子到那个地方。可是却来了一个人要拜他做师父,他就收了这一个老实徒弟。他在那儿修行,这个老实徒弟就跟着他、服侍他,替他作一点工。

有一天,他下山去。你说怎么样?这个老实徒弟就不老实了,等他下到一半的时候,这个徒弟就从上边将铁链给弄断,把师父跌到万丈悬崖里头去了。这个老实徒弟以为师父这下一定跌死了,师父所有的财产就都是他的了,于是就把师父所有值钱、不值钱的东西都给收拾到一起,背着就要下山。他正在想法子下山,突然看见师父从山下回来了。郝太古问他:“你要到什么地方去?”他说:“师父,你跌到山下去,我以为你永远都不能回来了。我一个人在这儿也不行了,所以我就要走了。”郝太古说:“不要走,还回去,我们还在一起修行。”徒弟心里想:“怎么这个师父摔不死?”但又不敢说什么,只好又和师父回去一起修行。后来郝太古把这个老实徒弟度得不那么老实了,然后两个人也都修行成功了。

还有刘长生,你说他到什么地方修行去了?他到妓女街去了。无论中外,自古以来都有这种卖淫的女人,这些人大多集中在一条街上住。妓女就是不守规矩的女人,可是他就特地到这种有很多不守规矩的女人的地方去修道。每次若有妓女把花插到他的道士帽上,这个妓女这一天的生意就很好,可以赚很多钱,所以他的帽子上常常都插满了花。他天天就这样和这一些不正当的女人在一起来修行。

他的师兄弟中,有一个人听说他和这些不守规矩的女人在一起,以为他一定堕落了,心里觉得很不安乐,就想法子要去度他。到了那个地方,看他坐在那里,这个女人给他戴一朵花,那个女人也给他戴朵花,他就和这些女人讲讲笑笑、嘻嘻哈哈,很好玩的样子。这位同门师兄弟就对他说了:“师兄你应该好好修行,在这种地方和这些烂女人在一起,怎么能修行呢?你应该到旁的地方去修行去!”他说:“好!什么地方可以修行呢?你告诉我。”“到山上哪个地方都可以修行啊!”“那好,我现在给你烧一壶茶,你喝一壶茶再走吧!”这个师兄弟说:“哦!你这儿还有茶,真太享受了,我住山,有的时候连一杯生水都喝不着啊!”你说他怎么样烧茶?他把前面的衣服打开来,敞开肚子,把一壶水放在肚子上,就用肚子来烧水,一烧就烧滚了。这个师兄弟一看“:哦!原来他道业已经成就了,用三昧真火就可以烧茶,这我还是不行哦!”于是乎,他知道刘长生没有堕落,就走了。所以刘长生又叫“插花老祖”。

邱长春他又怎么样呢?他听师父说自己要多受三年的磨练,于是乎就到各处去游走。有一天走到一条河边,这河上没有桥,来往的行人只能涉水而过,有的时候,就把人给淹死了。邱祖就发心在这儿做人的桥梁。怎样做桥梁呢?河这一边来了人,他就把他背到那边去,令他得到波罗蜜;那边来了人,他就把他背到这边来,也得到波罗蜜了。他就这样子整天背着人在河里来来去去。

想不到这条河水有毒,日子一久,把他的腿都给毒得变成黑色了。虽然这样子,他还是照样做这种工作。后来遇到一个会相面的人,对他说:“哎!你在这儿背人过河,虽然做了好事,但是将来还是注定要饿死。”他就问:“怎么会饿死呢?”那人说:“你听没听说过,有螣蛇纹锁口的人就会饿死。你的面相上就有螣蛇纹锁口,所以将来你一定会饿死的。”螣蛇是一种蛇,在口的两边各有一条纹线,一边一条,把口锁住了。面上有这种纹路的人,就应饿死。

邱长春聪明是很聪明,可惜就是德行差一点,所以要多受很多苦。他听说自己应该饿死,就不明白,就愚痴了。他想:“既然命运是这样,反正早晚都要饿死,那就早一点饿死啰!”他就走到河边一个地方没有人的地方,找到一块大石头,就坐在石头上想:“我就在这块石头上坐着、躺着不走开,就在这块石头上饿死算了。”于是乎,他也不去化缘,也不去乞食,就在这块石头上坐着,坐不住就躺着。后来饿得不能动,他就躺在石头上。看看就要饿死了,就在这时候,河水涨起来了,涨到石头上边。水里头又漂漂摇摇地漂来了一个大桃子,刚好就漂到他嘴边,也不知道他是想吃不想吃,这个嘴巴自己就张开了,也不知道是他叫它张开,或是嘴巴自己要张开的,这就没有法子研究得清楚了。他嘴一张开,桃子就跑到嘴里,他也就吃了。吃了桃子之后,精神充足,也就不死了,只有另想办法。

他想:“在水边有水漂来桃子给我吃,那么到山上去就没有水了。”于是乎,他就去买一条很粗的铁链子,跑到深山去找了一棵大树,就用铁链捆住脖子,将自己锁到这树上,然后把钥匙用力往远处草丛一丢,心想:“这回没有水,也没桃来,再也没有东西吃了,看你死不死!”就坐在树下等死。看看又要饿死了,这时候来了一个采药的人,看他这个样子,就非常惊奇:“喂!你这是犯了什么法啊?为什么被锁在这里呢?”他就说:“我没有犯罪。”

“那么是谁把你锁在这树上的?”

“是我自己把自己锁在这里的。”

“你怎么这么聪明,把自己锁到树上啊?”

他说:“老先生你不知道。有人给我相面,说我有螣蛇纹锁口,一定会饿死。我想反正将来一定要饿死,不如就早一点饿死算了!”

“你是一个出家道士,你为什么要出家啊?”

他说:“我出家是想修道得到永生,永远都不死了。”

“你怎么可以不死呢?”

他说:“我修行就会不死了。”

“哦!既然修行就不会死,那你就不会不饿死吗?”

采药人这么一讲,邱祖就明白了:“我修行都可以不死,那也应该可以转变我的命运嘛!”就对采药人说:“你说得很对,但是我现在也没办法不饿死啦!因为我把铁链的锁匙丢掉了,铁链打不开,我有什么办法可以活呢?”采药人说:“不要紧,我去给你找锁匙去。”一找就把锁匙找到了,就好像是他放的一样,就把铁链给打开来了。

邱祖从此就苦修。怎么样苦修法呢?他也不要茅棚,也不要碗,也不要筷子,就穿着粪扫衣,就是用粪堆里捡来的人家不要的破布,洗一洗以后缝成的衣服。他什么都没有,就带着一个葫芦瓢,喝水也是它,吃饭也是它,又用它来当帽子戴。吃东西就到各处去乞食,吃人家剩下的菜饭。住也没有一个固定的地方,有的时候在树下住一宿,有的时候在河边住一宿,总而言之随遇而安,走到什么地方就在什么地方住,也不需要帐棚。

有一天,天下雪,他就把人家的牛粪堆成一堆,把葫芦瓢顶在头上,就靠着粪堆坐下来打坐。坐着坐着,他就作起诗来:“身靠粪堆头顶瓢,遇着老天下鹅毛。”这时候刚好有一个人从旁边走过,一听粪堆里有人讲话,圆圆的葫芦瓢底下还有热气冒出来,吃了一惊:“这是什么!”就拿起半块砖,照着他头上的葫芦瓢就打下去,一打把葫芦瓢打成两半。邱祖就又说:“一家饱暖千家怨,半砖打破葫芦瓢。”意思是说:我吃饱了,也穿暖了,一家饱暖,就有很多人不高兴了,拿了半块砖把我的葫芦瓢都给打破了。你看!这真是家破人亡语难开。所以修道要吃得苦、受得苦、忍得苦、耐得苦才行。
发表于 2016-1-15 12:50:12 | 显示全部楼层
随喜师兄分享!如此修道精神值得学习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佛教显密圆通金刚宝站 ( 蜀ICP备05000144号  

GMT+8, 2019-6-20 09:55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