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金刚论坛佛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7617|回复: 32

[原创] 上师——我永远的依怙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6-22 21:26: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轻舟 于 2016-3-29 17:47 编辑

                                                                     一                                          

  我在2011年3月底,值遇至尊慧命慈父上海下空根本上师。转眼4年就过去了,一想到师父就忍不住流泪!在此把我的学佛历程分享给有缘人。今生遇到了伟大的上师,什么都可以没有,什么都可以不要,只要有师父!
  我从小生病(哮喘),在遇到师父之前已生病二十几年了。记不清吃了多少药,吸了多少次氧,住了多少次医院,母亲为我熬了多少个不眠夜,为我掉了多少次痛彻心肺的泪水!我17岁时,我最心爱的父亲为了给我和14岁弟弟挣学费,在外面出事永远离开了我们。从此,我的病也就来得更频繁了,有时一天不停地换药、换医生。因为病痛的折磨是突如起其来的,在那一刹那,苦不堪言,所有的自尊和所谓的形象完全不复存在,感觉自己什么也不是。我经常羡慕小鸟、小草,哪怕是昙花一现的事物,因为它们虽短暂,但是健康的,美丽的,快乐的!我常有自杀的念头,可是我丢不下失去了丈夫的母亲。我因为身体差,家庭贫困,只读了师范,对于我这样的家庭,我母亲都坚持了!如果再失去她花了一生心血养到二十几岁的女儿,我无法想象没有了我,我母亲将会伤心到哪种程度,或许会疯了。我因此就尽量坚持,希望有奇迹的发生,在有生之年为母亲做一点事,以慰藉我伟大的母亲。
  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过着痛苦的日子,感觉自己真的无法坚持了,家里也无法支撑了,母亲的年龄也大了,背不动我了。这时的我,很平静,生与死对我来说已经不那么重要了,也不害怕了,或许我该离开这个世界了,不应该再牵累我的母亲了,那可能是对我的解脱吧!我真的活累了,活够了,我真的该走了。以前,最严重也不过一两天在医院的抢救下,就会慢慢好的,可是2011年初的那次病痛,一连几天不能吃饭,不能喝水,无法呼吸,双目紧闭,要么翻白眼,太阳穴痛,脸发紫发黑,手脚开始冰凉……我想,可能就是我生命最后的挣扎吧!在发病的这个期间,我家再也没有经济来源供给了,我决定在家里等待死亡的来临。母亲说:去医院吧,我去借钱。我告诉母亲:不用了.我也深深能体会母亲的无奈和无法言语的痛!就这样又过了一天,母亲想到的也是唯一的办法,去我们当地的一个小寺庙。
  那年我的母亲快到50岁了,她本身身子就比较廋小,可还是慢慢地把我从家里背下山,又背我上山(寺庙),然后就在那个小寺庙里呆了十几天,相对来说,吃药后病情是稳定的,没有更严重,所以又回家了.刚回家一天,第二天又发作了。想起在寺庙的时候,那里的师父就说我很难活过来,只有出家。母亲一想着这师父说的话,决定又一次死马当活马医,就把我送到寺庙去,出家也可以,只要活着就行!
  这一去,就听那师父说,西充大佛寺要举行菩萨戒法会,如果有缘遇到海空师父!可能会帮我度过这劫的!当时对我来说生死都不重要了,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的无奈和无能为力,况且我病了二十几年,能治好吗?感觉这一切好像是在写小说,是那么地不真实和飘渺。有这么神奇,真的吗?佛有这么神奇的力量吗?经常看书,听周围人说,某某生病又好了,难道还有奇迹发生在我身上吗?那师父要我在菩萨面前发愿,我根本就没有回答。只是我的母亲一听有希望,就跪在那里,我也没听她说的什么(后来听母亲说,她发愿说宁舍她自己的生命,也希望能挽救我!).当时要到西充受菩萨戒,我们也没钱,那师父慈悲,就借钱给我们。
  第二天,我的病情还是没有减轻,去西充之前,又拿了几道药,母亲在其他师兄的帮助下,把我慢慢地背扶上了车,我们要去大佛寺,心愿就是能见到海空上师!我的病真的可以好吗?生命是否有转折呢?好不容易从乡下来到了营山县城,一下车,感觉走路都是飘飘然,在太阳的照射下,有那么一点温度,自己也不清楚到底病到啥程度了,只觉得这人就虚脱了一样。就这样几经周折终于来到了大佛寺的山脚下,可是又不知道路,我们决定让有力气的男师兄登上山去看看路,因为我的哮喘本身就呼吸困难,可能还没爬上山顶,就不行了。等了一会儿,几位下午出来逛路的阿姨、婆婆,问我们去哪,于是给我们指了一条近路,用不着爬石梯。我们准备走时,问路师兄也从山上下来了,说好高,要爬好久。一听有近路了,我们的心情稍稍好多了,因为天也很快要黑了。这样我们终于来到了大佛寺。我感觉自己是慢慢爬上去的。因为有几步石梯子,本身就呼吸困难,但终于还是活着来到了寺庙,没有在路上死掉!见过哮喘病的人就知道,只要那一口气没上来,这命就没了。
                                                            
                                                              二
  来到寺庙里,师兄们热情接待,让我心里倍受感动,原来还有这么让人感觉温暖的地方,即使这里的人从来也不认识。吃过晚饭,照旧把药吃了,尽管不怎么起作用,那一晚我是真睡了觉的。在此之前,一连好几夜没怎么睡了,病发作期间的痛苦也只有亲身经历过才能体会。
第二天一早,住宿楼下有师兄在打扫卫生,并且在叫师兄们帮忙扫地,给自己扫业障。我母亲听见了,就赶紧去打扫,我也跟着去,尽管走路还是上气不接下气,但比起在家里好多了,我想即使要死的人也应该感恩她们这么热情的接待我们,为别人做点事。所以我也拿起扫帚吃力地扫起来。我母亲与那师兄(陈)聊起来,说我的病如何如何。那师兄说我的病这么严重,等会儿师父就要来,去见见师父加持一下。我就这样幸运地认识了陈师兄,她的言谈让我慢慢期待有缘分去见师父,让我对师父逐渐产生了信任!大概10点左右,师父要来给我们讲话,我只能偶尔看见师父的侧面,看着师父我就不打瞌睡。中午午休,刚躺上床,我们一起来的有个师父叫我母亲带上我去见师父,我心里怀着复杂而又有几分喜悦的心情去见师父。见到师父时,我已喘得无法叫出“师父”两个字,我睁大眼睛看着师父,师父也慈悲地看着我,仿佛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于是我跪着顶礼师父,我母亲就在那儿不停地给师父说我的病情。师父给我摸了一下顶,在母亲的诉求中,又给我摸了一下顶,师父说了一句“没事!”。见师父的人特别多,我们也就这样匆匆从师父那里出来了。在之前就听很多师兄说师父有如何的加持,所以见了师父,我又多了份开心,虽然不知道是否有如此的加持。
  在受菩萨戒的那几天,我经常与陈师兄在一起,最喜欢听她说师父是得道高僧,师父加持无限量。既然师父说我没事,这说明我肯定会好起来的,我就这样想着,心里多了一份快乐。看来我真的能够活下来了!不为自己,要为所有关心和帮助过我的人活着!我还没有报答他们呢。法会期间,我也跟陈师兄一起去请师,她说心诚这样加持是很大的。我从没有真正去寺庙正规地拜过什么,只是我母亲以前喜欢去寺庙。跟我住一起的师兄说我的脸色一天比一天好了。
  求戒时,安排我诵读内容,因为呼吸吃力,加之有点紧张,我读得并不好。但当晚我的母亲高兴的合不拢嘴。她的女儿可以在那么多人面前读几个字出来,她说送我读书出来,从来没有看见我在公众场合这样说过话。儿女的点点滴滴她都会记在心底,这就是世界伟大的妈妈,伟大的母爱!是这份浓浓的母爱让我的生命延续到可以见到师父!
  菩萨戒法会就快结束了,在此期间就听师兄们说师父的金刚法非常殊胜,有病治病,无病强身,并能开发智慧觉悟人生,这对我产生了很大的兴趣。加之在庙上住了几天,也明显感觉病情越来越好了,我对学法有了份期待。可是第一次想受法,由于业障,却遭到了许多阻力,别提有多郁闷了,但心中还有最后一点念头,那就是师父既然是佛,一定知道我心中的愿望,一定可以给我个满意的答案!第二天一早,看见陈师兄和一些师兄与师父在聊什么,我也凑了去,陈师兄看见我就马上对师父说,我本身是要受法的,没受成。师父当即问了:“怎么没受成?”师父这一句话对我的加持是不可估量的,因为这句话,在师父即将离开寺庙的最后一晚,我和母亲终于顺利在那里受法了,了却了我最后一个心愿啊(代师传法的师兄告诉我们,一定要视师如佛,专一精进)。我心里的所有疑问,在见了师父后都有了答案,放下了包袱,整个人轻松无比,原来师父真的是佛啊!  在菩萨戒法会期间,看见师父正在与其他师父照相。当时母亲就请求师父是否可以和我们一起照相。师父先问了我们是哪里来的,又问我们有没有相机。我们说有,可是有相机的那个师兄当时又不在场,咋办啊?我心里着急死了!心里就想着师父加持啊,我们好想与您照张相(因为我的病一天天好起来了,加之陈师兄说师父是真正的佛,师父就在你身边这么一走,都要消除好多业障的!所以我对师父是佛的信念有增无减)。一会儿,我母亲就找到了有相机的师兄,我们最终与师父合了影。师父就在我身边,佛就在身边!我不怕了!离开寺庙的最后一天,我看见师父与很多师兄照相。我当时也想,师父要是给我照一张多好啊!我于是鼓起了勇气,去跟师父说:“师父可以给我照张相吗?”我心里很害怕师父不答应,但又不想错过这个机会。想不到师父很爽快答应了。哇!师父给我照相,这是多么幸福的事啊!这别提有多开心啦。
  那几天我几乎是天天见着师父,一次师父问我:在寺庙过得开心吗?我说:开心!其实我心里更想说:在师父身边那才是真的开心!在离开大佛寺的那一天,目送师父走的时候,特别不舍,心里期盼什么时候我也有福报能跟随在师父身边。那时的我,脸色比正常的脸色看起来还好,我的病好了!我不敢相信这一切,就短短的七天!我一路开心地笑着从大佛寺回到了家。
                                                               三
  
  我先回到外婆家,她们见到我也吃惊了。回去的当晚,我练了法行,第二天依然很健康(后面就没练了),然后又去了当地的寺庙,主要是想让那师父看看我的现状。我真的好了!也很感恩她的帮助和引导。
  第三天下午睡午觉时,梦见了师父,在我家门前的大水塘边洗手。听师父笑说了一句:“某某师兄嘴很甜。”醒来,我很开心,师父来我家了!师父知道我住的地方了!佛亲临我的身边了(在寺庙时,我心里就想师父要是知道我住的地方就好了。师父能记住我该多好)。第二天我就生病了!又病得一塌糊涂。这次,我刚把药吞到喉管的位置,药一下子不由我控制就吐出来了,我以为是自己没注意到方法,又一次加使劲把药重新吃了一次,这次照旧不宣,同样还没吞进去,又吐出来了(后来才知道,这也是师父的加持)。我的妈啊,本身就已经呼吸够困难的了,加之这两次吃药的折腾,更别提了。简直就是要死人了,算了,不吃了!当时只是觉得怪,为什么吞不进药呢?看来只有等死了!我尽力地在嘴唇上让妈妈给我粘点水,米汤,或葡萄糖水以维持生命所需的能量。因为这个期间几乎无法进食、睡觉、正常坐立。第二天慢慢好一点后,我坚持吃力地发一条信息给师兄,师兄告诉我:这是业力翻起来了!问我练师父的法没有,我说回家就没有了。她告诉我:练师父的法。这个时候我别无选择了,于是我慢慢起床,叫母亲给我梳洗一下,换一下衣服(无论如何要身着干净去佛堂),我要慢慢从楼梯爬上佛堂练师父的法!就这样持续了2个多小时,尽管持咒都不能一次把咒语念完,要歇息好几次,但感觉比才上来的时候好多了。师兄告诉我:要发愿,愿越大,加持就越大。到了晚上,感觉又好些了!到了第三天早上。我明显好多了!师父的法确实不一样啊!有生以来,我第一次发病这么严重,没有吃药,没有去医院慢慢好了!我第一次对师父的法产生了莫大的信心和希冀!以前这样,有时半晚上母亲都背着我去医院。除了前几次没有去医院,因为已没有任何经济来源了!但吃药还是要进去的啊(不管是否起作用)。我和母亲开始每天四点起床上佛堂打坐两小时。因为我的病情经常无法练法行,只能打坐持咒,至少我已经相信师父的法是真的,那几天我没怎么病了。
从大佛寺回家几天后,就是释迦牟尼佛的圣诞,我和母亲又去了当地的小寺庙,想让更多的人看看我的状况,让他们对佛也更加有信心。当时师兄给我打来电话,问我的病情及法行禅坐的情况,也说要发愿、忏悔,师兄的关心让我非常开心,我又好起来了!接着第二天,我们要回家了,状态也非常好。可是刚走出寺庙不远,我又被病魔折腾了许久。回家就每天早上四点去打坐,开始早起还真有些起不来,有时想,可不可以天亮再去,多睡会儿,接着就听到床头像大尺子拍打,发出“啪”的一声,就把我叫醒了!是师父在叫我吗?于是我和母亲赶紧又一起去打坐。这样过了几天,到了十五。我们又去当地的寺庙,心想多培福,希望尽快好起来啊!(其实很想去南充的寺庙,可是太远了,又没钱),依旧是健康的去,痛苦地回,我决定不去当地寺庙了。师父是佛,我心里只有师父就行!
  那些时间,陈师兄经常给我打电话,叫我要有信心!自己要发愿,多忏悔!看《菩提道次第心传录》!给我传法的师兄也经常给我打电话,安慰鼓励我,记得她对我说:“不怕,只要坚定信心去做,不管怎样,有师父,死不了的!”这句话对我的坚持也起了不可估量的作用!我不怕了,来吧!我要为所有关心过我的人,最重要的是我要为了母亲活下来!
  从那以后,太平的日子就更少了。前两个多月都是每隔一天,最多不到两天又发作,痛苦不堪!期间,我梦见师父在大佛寺山脚咳着嗽说:“我有点感冒了!”第二天中午或晚上,我又开始患病了,病得更重了。我知道这又是师父在加持我,为我背业!在师父的加持下,师兄的慰问关心下,我开始慢慢从师父的网站上看一些开示,我只看师父的开示,心中只有师父!我不想让其他信息进入我的空间。所以我不看其他任何书,除了持咒,就是念着师父!晚上睡觉前,拿着手机,打开手机看着师父的法像才睡。因为那时老做噩梦,没有师父的法相,我就不敢睡!早上打坐,下午忏悔。只要我能站起来,我都尽量去做家里所有的事,师父说这也是培福!坚持早上4点起床,晚上11点才睡觉,心中不停地持咒或念着师父!我想:我时刻想着师父,冤亲债主们也就被度化,他们好了我就好了。每病一次,好一次,我的信心就更大。患病中我的体力支撑不了时,我还是依旧早上叫母亲给我梳洗、换衣,然后就爬一步梯子又歇息一会儿,又爬,就这样去佛堂打坐。我始终觉得在那里师父就在我身边,师父就知道我生病了,师父就很快会来加持我的!家中只有佛堂才有师父的法相,是我们和师父在大佛寺一起合照的。师父是我的救命稻草,是我的如意宝!我要在师父身边,离师父近点。我的思维里不能分秒没有师父,不管点香有多么吃力,我也要先点上再打坐。觉得点上香,师父就会马上知道了,马上来到我的身边!病情严重时,嘴里无法念出一个字的咒语,有时要好几口气才能念完一句咒语。有时我根本无法念,张嘴呼吸都难,只有靠脑子里唯一的一点点思维和意识去念咒语。有时母亲看见我太难受了,说借钱去医院吧!我就尽最大的力气告诉母亲:我不怕,我有师父,死不了的,等翻过了这些业障,就好了。那时的我多么渴望能完整地念完一句咒语啊,这对我来说就是一件多么奢侈的事!
  接下来的日子里,病发作的频率就更多了。每一次的发作都是与死亡做斗争!我那时就已经时刻想着师父,从不间断!我要从因上下功夫,真诚忏悔,从身口意上下功夫!我不能有任何不好的想法和念头,如果有,马上想着师父就这样抵制邪念。每天晚上我和母亲都会想着师父,说着感恩师父的话,越说我们就越开心!也觉得师父就在我们身边。那时还有一段插曲:就是我和我母亲是轮流生病的,我好着的时候母亲的病苦不比我差;我生病的时候母亲就非常健康,一直持续了两个多月,不知道什么因缘。后来我和母亲打坐的时间叉开了,我早上她晚上。我只做事,什么话也不说。可是母亲见我时,突然就觉得我们是大仇人!那时候我们母女俩的关系很紧张,好在我看了师父的开示,也慢慢相信因果,所以等母亲心情好些时,我跟她说,这是冤业,我们本性上是不想这样的,要忏悔。我就随时忏悔业障,母亲也慢慢转变了态度。有时母亲发愿我的痛苦由她来承担,我也默默地发愿母亲为我付出了所有,她所有痛苦让我来承担。每天这样痛苦地生活,要是没有师父的引导,我会折磨死的!师父说人生难得,不能轻易失去人生!我才有活下来的意义和必要。通过学佛,知道我们所受的痛苦皆因果报应,祸福无门,唯人自召,不能怨天尤人。只要跟随恩师,依教奉行,命运是可以改变,这是唯一支撑我坚强活下来的理由!
  慢慢地,我开始每四天发作一次了!因为我一直从不间断看师父的网站和论坛,里面有师父的开示,还有师兄们分享的学佛经历等。只要是师父写的,说的,推荐的,我才看。这让我更加坚定信心,且不断精进!有一次,我在家里病得无法呼吸了,感觉马上就不行了,我心里就产生了一个强烈的愿望在那最后的意识里:师父,我真的无法坚持了,我的业障太深了,我想告诉您,如果我死了,来生还要跟着您学佛!这个念头刚闪过,就突然觉得可以呼吸了,马上好了许多,我可以轻轻地说话了!我马上告诉母亲,并告诉她我刚才的念头,母亲也是激动万分,连忙双手合十感恩师父的不可思议的加持!从此,更是白天时刻念着师父,晚上念着师父入睡,在意识里也随时只有师父!
   
                                                                                                                        四
  那时师父只要到南充来,师兄就会告诉我,我和母亲会高兴得很晚也睡不着觉,甚至一整晚。有时想着师父就只想哭,哭自己业障那么深,师父一样慈悲的救度我们:哭自己福薄,没有钱、没有路费去见师父;哭自己更没有什么可以供养师父的!有一次,师兄打电话说师父又要到南充来,我不能再错过了。我要想办法去见师父,我一定要去!于是我和母亲商量了一下,她第二天一早就去舅舅家借钱。我们就坐车在场镇上等,我和小妹妹刚一下车,突然觉得肚子好饿,可是一想,我们身无分文,就只能等母亲(不知道我过去造的是那般深重的业啊,今生如此不堪!但不管这些,最让人欣慰的是我们遇见了师父,可以让我改变自己命运的师父!所以那些也就算不了什么)。这时,碰见了我以前在某校教过两年书时认识的大姨,她一向都是很慷慨的人,见了我,就叫我和小妹妹去吃早餐。我和小妹妹心里高兴无比。感恩师父!这就是师父的加持啊,我所有的快乐和幸福都来源于上师的加持。从离开大佛寺,至少也有4个多月,接近5个月了,我和母亲这次终于可以见着师父了!想着师父,想着过去几个月发生的点点滴滴,想着现在还活着的我,真是感慨又激动!我们是中午到的,休息了一会儿,我们就去打扫卫生了。记得下午吃完饭时,陈老师突然端来俩份菜,听说是师父吃不完的,让我们吃。我和妈妈都激动万分!马上双手合十顶礼上师!感恩师父无处不在的加持!
  逐渐地我每隔8天生一次病,生病的痛楚也就别提了。但一路这样的经历,我对师父如佛的信念从来没有改变过。也不害怕病魔的随时袭击!在大佛寺遇到师父时,我就问过师父:师父,我可以教书吗?师父说:可以!当时我就想,我应该不会死了!所以在后来的日子里,我稍稍好些了,我就看书,尽管一看书,我就想睡觉,但我要坚持,我把手机打开,把师父的法相放在屏面上。觉得师父就在我的身边。那半年来,我中午从来没有睡午觉,最重要的是我不敢睡,一睡下可能有要患病了。在我的记忆里,很多时候都是好好的睡觉,到醒来时就病得一塌糊涂。如果真要睡,也是把师父的手机视频放在桌上,就在那儿躺会儿。有的时候病得不行,我也要适时地告诉母亲不要担心,这么多次了,我都挺过来了,有师父的加持。这个时候老生病,不怕。师父说过,修行越精进,业障就翻得越快!等我去上课了,就不生病了。八月底,我想我应该去上课了。于是我先在当地的小学校里代课,多做点事多培福。自从遇到了师父,让我对生充满了希望,能为别人做事是最快乐的事!我要全身心地去爱每个学生,全身心地投入让每位家长都有满意的笑容!
  开学后,病还是偶尔发作,但是不管怎样,要到班上去守着我的学生,我只要一口气在,我的学生就安全些。当时我代的是幼儿班主任,班上有93人。不管病得多么严重,每次我都挺着,我要为我的再生而感恩,感恩师父!感恩怨亲债主及众生,让我拥有了今天的人生,让我遇到了佛法!让我遇到了上师!我要为此付出我所有的善行善功德,甚至生命!师父经常说:一切行为,关键是看你的动机,尤其当下立心,在自己的岗位上,发愿为众生服务,不计较得失。我有这样的想法和行为,所以我的病情在课堂上就好些了。
            
                                                                五
  我一直有个心愿:那就是听师父亲口告诉我,我的病会好。后来有一次,我去栖乐寺见师父,师父就对我说:你的病会好起来的!师兄们,我二十六年的哮喘病,无数次的折磨,我会好的,我不再害病了!尽管我没有问,师父就这样直接地回答了我的问题。如果不是证悟的上师,还有谁能看得这么透,说得这么实呢?
  当天在那里,我看见了全是师父弘法利生有关的画册,就是师父的法相,可以请回家的。能有师父单独的法相,是从见到师父以后的心愿。因为在我的心里,师父是唯一的,最重要的,只要有师父,有佛法,一切就有办法!心里好想能请回去,当时我又没有带钱。我还没来得及说请,周秘书就脱口而出:师父的弟子,可以先请回去,后面补钱。碰巧我又在陈老师那里请了一张单独的师父的近期法相。当时的我别提心里有多么的开心了,师父真是无所不知,无所不晓!师父就是我们身边实实在在的佛!
  那一次回家后,我每天都是笑口常开,莫名的开心持续了半个多月。想着师父就开心,就快乐,法喜充满!这一切皆来自师父的加持!
  还是一如既往的打坐,因为病,偶尔也练法行。有一天晚上,我梦见了师父(开始学佛我们都有些执着相,慢慢就思维一切都是师父的示现和加持,逐步从有相到无相。“上师法体似雪山 ,虔诚之心如太阳。加持甘露方可流,切记精培虔诚心。”这里我想说的就是虔诚,精进很重要!)。梦境中我在寺庙里生病了,师父和周秘书一起很急切地背我从栖乐寺下山,师父背着我,还流了许多汗水,把衣服都湿透了。后面又来到了一个什么安静的地方:师父先是把我的手用什么带子系了一下,然后用针灸什么的,在我的手上扎去,(好像流出了许多乌血)还有头上,脚下。然后过了很久,师父又把我带到一个什么地方,跟我说了什么我一直不记得。但我记得很清晰的,是师父刚背我时,我的病情很严重,感觉快死了,后面慢慢好了,很轻松。这个梦的时间很长,可能有两三个小时。等我从梦中醒来时,看时间是凌晨三点多。醒来时我马上跪在了师父的法相前,不停地给师父跪拜,感恩师父!
  不久,周五放学后,我和小妹妹又赶火车去南充,因为上次请师父的画册还没有付钱。当时我们到西山脚下,为了节约钱,我和小妹妹从下一直徒步登上山。刚到寺庙,我就觉得有点咳嗽,胸闷,这是每次发病的征兆。我连忙在包里拿药,天啊,我忘记带药了!我马上在寺庙里登记的房间打坐,坚持了一会儿,看来病情越来越严重了!这可怎么办啊?那已是11月份初了,天快黑了,又有几分寒气,要是呆会儿更严重了,一下进入病危阶段,咋办啊?那时大家都休息了,更不好打搅了。于是我吃力地告诉我的小妹妹:快出去看看有没有师兄还没休息。我记得当时小妹妹说了一句:姐姐,我怕!(那时天已经黑了)我告诉她说:没事,不怕,有师父啊!很奇怪,小妹听我说了后,马上说,姐:我去了。小妹听见正在洗脚的薛师兄的声音,告诉了她。不一会儿,监院师父,还有寂广师父和薛师兄,很快来了,决定马上送我去医院。我记得当时薛师兄立马背上我就走,寂广师下去开车。我模糊的记得薛师兄脚是受伤了的,心里想:她背过我后,脚痛咋办啊。(后来师兄告诉我,她背我一点也不痛,只感觉我好轻。当时的我没有任何力气了。怎会不重啊,除了师父的加持还有谁啊!)后来我坐上了车,感觉路程好远,很久也不到。(心里一点也不害怕,我坚信自己不会死的,因为我心里想着有师父的,只是太痛苦了!)寂广师和薛师兄他们从没见过我发病时的症状,见我的病状特别害怕,担心我还不到医院就死了。我只记得进急诊后,马上就输氧,什么过程我也不清楚了。我心里一直没有离开想着师父,念着师父或持咒。好像到了凌晨2点多,病情才稍稍好转,那时我就起来打坐。第二天早上,医生给我开了几道药,医生告诉我还要输两天,以防复发。本身当时还是喘着气的,呼吸也是困难的,只是比开始已经好多了。我自己心里明白,这就是业力啊,况且我还要回去上课呢,怎么行。有师父,会好的。于是,吃了药,我跟着师兄们一起又来到栖乐寺,知道的师父、师兄都来关心我,问我。周秘书说,他昨晚拿药来,我就已经下山去医院了。我真是感恩不尽,如果没有师父的加持,我哪有这么好的福报啊。这是我遇到师父后,生病以来,第一次住医院,在家里也没钱去医院,一直都是在家里打坐,不管生病没生病,都是吃那种从外面寄过来卖的那种什么秘方药(便宜)。虽然发病时不起作用,就靠师父的法和对师父如佛的绝对信任,这样一路支撑过来的。
  回到家,母亲说,师父在梦中问她:“病得这么严重,怎么不去医院啊?”母亲无奈地说,我爸爸很早就走了……,还没等母亲说完,师父就说:我知道了!又过了几天,那天我在学校第二节课是空的,我就想把胡萝卜炖在锅里。于是拿起刀,左手拿着胡萝卜,就这样砍了下来。当时还没反映过来,只见手上已鲜血淋淋,可菜刀上并没有丝毫的血迹。左手的食指最前面那一小节都快砍没了。我的天啊!以前都是中午才回来做的,今天想早点,结果这样了。血就一直不停地流,我快速跑去附近的诊所。当时她们看见了,都吓了一跳,赶紧给我喝两只葡萄糖,然后给我上药。那姑姑说,她先试着给我弄下,看看行不行,把血先止住,不然就要逢针了。痛得我眼泪直掉,在她们的治疗下,终于不用逢针了,听说进医院是一定要缝针的。血是止住了,周五回家,因为伤口的缘故,发高烧了,头也痛,就如师父在梦中给我扎针一样,这儿痛一下,那儿痛一阵,怎么与梦中见师父的情形如此相似啊!从此以后,我的病情发作更少了,精神和身体状况与以前就是两个样!(见过我的师兄们都知道的)师父常说:有佛法,就有办法!
   
                                                                         六
  时间一晃也是四年了,我的病已经完全好了,去年我由开始的代课教师转为了正式教师,并且已结婚生子,一儿一女健康可爱。母亲的身体也很健康,我们家经济状况有较大改变,家庭和睦幸福。
  师父:有了您,弟子终于找到了回家的路!伟大的师父,弟子罪业如此深重,如果不是您不离不弃的救护,如果不是您一次次的为弟子背业、加持,如果没有遇到您,人世间已没有了我的足迹!遇到了您,我二十几年的病终于可以挥手说再见了,我终于可以活得像人样了,我终于可以活下来为别人做点我力所能及的事了!我再次拥有了生命,拥有了不一样的命运!同时也挽救了我累世的冤亲债主(感恩她们让我尝到了苦。您说:知苦才能离苦),愿他们以此因缘得闻佛法,早得解脱!从此以后,弟子要如婴儿一样依偎在师父佛的温暖怀抱里不再离开,在佛光的沐浴下脚踏实地茁壮成长。我什么都可以不要,什么都可以丢掉舍去,但我不能没您!我要随时发愿:时刻对师父产生无量的恭敬和信任,时刻视师如佛,时刻不忘初发心,时刻以清净身口意供养上师!感恩师父,感恩众生,感恩冤亲债主,感恩一切!
   师父:弟子心中的感恩有太多太多,说不完道不尽。我唯有依教奉行,勇猛精进,早日成就来报答师恩、佛恩!
    弟子寂英含泪顶礼叩拜恩师!南无大慈大悲无上至尊金刚上师!

评分

3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5-6-22 22:37:43 | 显示全部楼层

感恩上师无量的悲智!感恩师兄的分享!随喜赞叹!
发表于 2015-6-23 07:58:20 金刚论坛佛社区移动端 | 显示全部楼层
随喜师兄殊胜经历,随喜师兄对上师的坚固之心!赞叹上师的无量功德!
来自: 微社区
发表于 2015-6-23 10:20:45 | 显示全部楼层
感恩上师无量的悲智!感恩师兄的分享!随喜赞叹!
发表于 2015-6-23 10:39:48 | 显示全部楼层
感恩大慈大悲的上师!很感动师兄的心得分享!阿弥陀佛!
发表于 2015-6-23 10:52:12 | 显示全部楼层
感恩大慈大悲的上师!随喜师兄的分享!
发表于 2015-6-23 11:32:04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师兄的分享,为师兄欢喜,欢喜您终于找到了师父,从前的苦难都过去了,要迎来人生的艳阳天了。
感恩上师无量的悲智!
发表于 2015-6-23 13:04:07 | 显示全部楼层
寂英师兄视师如佛,依教奉行,勇猛精进,改变了命运,随喜赞叹!
发表于 2015-6-23 14:40:57 | 显示全部楼层
随喜赞叹!随喜赞叹!随喜赞叹!
发表于 2015-6-23 15:56:18 金刚论坛佛社区移动端 | 显示全部楼层
谭力英师兄依止恩师后创造了重生的奇迹,是我们南充师兄有目共睹的!随喜赞叹!感动中!
来自: 微社区
发表于 2015-6-23 16:02:47 金刚论坛佛社区移动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哮喘病每年会夺去无数患者的生命,享誉中国大陆及港澳台的歌坛天后~邓丽君也死于此病!谭师兄却在病情危重几乎看不到希望时值遇恩师,得师加持,病体转危为安!人生峰回路转!可喜可贺!令人感慨万千!
来自: 微社区
发表于 2015-6-23 16:29:51 金刚论坛佛社区移动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师恩巍巍,佛德昭昭,堪比日月,无量光辉!感天动地,何敢言报?唯当精进,今生成就,随师弘化,度尽众生,共证菩提,方可安也!
来自: 微社区
发表于 2015-6-23 17:07:56 金刚论坛佛社区移动端 | 显示全部楼层
随喜赞叹上师无量的功德!寂英师兄视师如佛,依教奉行,勇猛精进,改变了命运,随喜赞叹!
来自: 微社区
发表于 2015-6-23 18:19:01 | 显示全部楼层
感动!!!   感恩上师摄受我等愚顽弟子! 随喜赞叹师兄视师如佛的信心! 随喜赞叹师兄分享的功德!
发表于 2015-6-23 18:22:41 金刚论坛佛社区移动端 | 显示全部楼层
随喜赞叹上师无量的功德!寂英师兄视师如佛,依教奉行,勇猛精进,改变了命运,随喜赞叹!我也不再有什么顾虑了,也一定会勇猛精进,一举搬掉病毒携带者这个帽子,除掉心中的阴影。
来自: 微社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佛教显密圆通金刚宝站 ( 蜀ICP备05000144号  

GMT+8, 2019-3-24 22:03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