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金刚论坛佛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楼主: 轻舟

[原创] 父亲的呼唤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3-31 09:41:12 | 显示全部楼层
太实在了,期待下文!
发表于 2008-3-31 14:30:48 | 显示全部楼层
可以念《地藏菩萨本愿经》回向给所有的众生,对你的父亲会帮助很大的!
 楼主| 发表于 2008-3-31 22:45: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轻舟 于 2009-8-5 20:35 编辑

父亲的呼唤


    从白塔寺回来后,周末朋友们还是来邀我打小麻将,这时我就有点不喜欢开展这项活动了,觉得不但浪费时间,而且易造口业,助长贪心。 我一打麻将就开始头昏面赤,烦躁不安(可能就是护法在惩罚我吧)。我想我不能再这样混了,就诚恳地对朋友们说:我从此戒赌,请谅解!以后任何场合我坚决不打麻将,他们也就死了心,再三缺一时就向别处“招兵买马”去了。
    这期间我认识了几个本地的师兄,有的94年就皈依了师父,每年师父的生日他们都要去,平时一般观音菩萨会期才去。一个师兄说:“有一次我们几个去,师父就问我们认不认识你,看来师父还是很关心你的。”
     从皈依到2006年5月,4年了我以为师父已经忘记我了,想不到他还经常提到我!听了她的话我有点感动,过后不久我就到栖乐寺去见师父。说实在的我对师父还是有些陌生,也还有点怕他。在佛协办公室见到师父,我鼓足勇气小声问了他一句:“师父,我该怎样修?”“网上有,你去看!”师父当时有点忙,他看都不看我一眼,也没有问我有没有电脑,一下就说出了这句我当时听起来有些“生硬”的话。
     由于我在师父的网上已经看了一些开示和文章,对师父传的法有了一定的认识,我想他说的肯定还是有道理的,因为有些内容我还没有看完,有些还需要慢慢消化。但我还是觉得他有些不近人情。
    业余时间我继续上师父的网站,2006年5月底在网站注了册。一联友在qq上问我为啥不去联站对联了,我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兄弟,本同志才疏学浅,被迫下岗。现转向佛门圣地,看能不能借点智慧。”这个联友才思敏捷,也对过一些佛联。我就把师父写的佛联给他发过去看,他连说“好”!我又把师父的网站告诉了他,叫他有空可去看看。我晚上先练法行,再打坐。法行也只练20分钟左右就不想动了;一打坐该想的不该想的都冒出来了,乱糟糟一片,双盘坚持不了几分钟腿就痛起来。心想还是慢慢来吧,不久我就“罢工”了。
    两个月后一佛友给我拿了一本书《密勒日巴尊者传》叫我看,我如饥似渴地看完了。原来大成就者就是这样对上师有坚定的信心,并通过大量吃苦才修成的!同时我对密宗上师在弟子修行中的重要有了比较形象的认识。看完这本书后我也在想:如果要我把财产之类全部供给师父,我还做不到,我对这个世界还是有一些不舍啊![待续]
发表于 2008-4-1 09:15:45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很好,继续期待下文......
 楼主| 发表于 2008-4-1 22:19: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轻舟 于 2009-8-5 20:37 编辑

父亲的呼唤

  我还是偶尔梦见过父亲,一佛友就叫我读地藏经回向给他。于是就请了一本回家,一读就妄念纷纷,可此经偏偏又很长,读得我心烦意乱,常常念错字。虽然经上也讲到了杀生的报应以及救度的办法,但我还是没有完全相信,对那么多地狱也有些怀疑。读了二十多遍后就再也不想继续了。
  我后来就在清明节和七月十五到庙里去给他立一个牌位,就让师父们给他念经超度,有时也去放点生给他回向。我觉得这样也就差不多了。
  2006年冬季某天,一个师兄说她去见了师父,师父说叫我们不要把钱乱丢,他们给我们种不了福田。我一下想起了2006年年初师兄家中有点不如意事,她一听说哪个庙子里灵就心急火燎的想去,并邀我同路。我对这些已不象原来那末感兴趣了,但不与她同路又过意不去,于是就和她跑了两个还未批准开放的民间小庙子。
  去见到的那两人,看得出为人都还比较真诚。她们在菩萨像前也点了香蜡,搞了一些名堂——这种形式看起来才象真的有本事。师兄放心地给她们献上了供礼。我也随后笑眯眯掏了腰包。结果如何呢?还是师兄后来皈依师父后才发生了变化!她们没有一个教我们如何根除烦恼和痛苦的方法。
  事情已经过去大半年了,我有点诧异,师父难道就针对此事说的吗?师兄又没有告诉他。我也没有多想,倒是从此在给财物时就比较慎重了,而且除了去师父的道场,再也没有乱跑了![待续]
 楼主| 发表于 2008-4-1 22:25:42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师兄们的鼓励!

[ 本帖最后由 轻舟 于 2008-4-1 22:28 编辑 ]
发表于 2008-4-2 07:52:35 | 显示全部楼层
多劫父母苦托梦,声声呼唤待救应
恨无神通明行足,救出亲人离火坑
地藏本愿解苦因,知因识果悟无生
念咒法行修功德,四恩三有佛恩宠
行愿坚固初无力,借来如意修神通
一人得道九族升,觉知此事要躬行
六亲眷属祈我幸,岂可碌碌过此生
依师奉教勤修行,修得正果度有情

[ 本帖最后由 明敏 于 2008-4-2 13:14 编辑 ]
 楼主| 发表于 2008-4-2 22:54: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轻舟 于 2009-8-5 20:50 编辑

父亲的呼唤

    我有空就经常到师父的网站上去,看师父的开示,看师兄们转发的文章等,偶尔也小心翼翼地去跟跟师兄们的帖子(有些我也还迷糊,很怕说错了影响不好)。
  2006年腊月某天,我听说师父从外地回栖乐寺来了,就赶去见他。那晚通知庙里的出家人和常住居士开会,我看只有我一个是外来“流动人口”,就叫一师兄问问我可不可以参加。我听到师父说:“来的都是有缘的,啷个(怎么)不可以?”想不到师父还这么爽快!
  我很高兴,就和大家一起去开会。会上主要安排春节期间庙里的工作。师父讲安全、服务态度、要树立好的形象等等,当讲到哪些岗位由哪些人负责时,有两三个师兄说他们那里人员不够。我生怕师父点名叫我来,就悄悄把脸侧向一边,尽量躲过师父的视线。
  这时只听师父胸有成竹地说:放心,有人发心要来的。听师父这一说我如释重负了:心想有人来,我就可以在家过春节了(其实师父早就知道我春节要来的,只是时机未到,没有给我点破啊,现在想来真是好笑)。开完会师父叫大家吃水果花生之类,我也就毫不客气地“笑纳”起来。
    腊月二十几号,亲戚朋友们就分别打电话告诉我,2007年春节初几在哪里聚会吃饭,请我参加,我就一一答应了。腊月三十下午,突然很想到栖乐寺去过春节,我一下觉得年年都这样吃吃喝喝玩玩的有些无聊。于是就找一个借口委婉地谢绝了亲戚朋友们的热情邀请。只告诉了家里的人和一个最知心的朋友我要到栖乐寺去,然后我就匆匆赶到了庙里。
    到庙里那晚上,一个师兄说小吃部那里服务的人不够,叫我春节到她那里去帮忙,我就爽快地答应了(这也是培福消业障的好机会)。晚上十一点左右,从市里陆陆续续来了一些烧子时香的香客,他们大多是来求菩萨保佑升官发财健康之类的,我也和几个师兄去买香蜡表示了一下,然后回向。师父讲要将功德回向给冤亲债主和众生,才能更快消除我们的障碍(我以前对此认识不够,只说回向给父亲)。
     第二天是2007年正月初一,来朝庙的香客络绎不绝。我也随众参加了师父上午亲自做的消灾祈福法会。听不清他唱念的具体内容,那中气十足的唱腔却直灌我的身心:荡气回肠中满含悲戚,象殷殷的呼唤,象苦苦的祈求。我看到师父好象还在擦眼睛,心里不免有些酸楚!
  法会完后我就到小吃部去服务。下午4点过我那位知心朋友给我打电话,说她的亲戚几个开车要到庙里来,顺便把我接回家,问路怎样走。我说你们把车开到西山来就行了。半过多小时过去了她说还是找不到上西山的路,我就叫她找一个的士带路。
  过了一阵我正准备再给她打个电话问问,突然看见师父站到了我面前,问:“明天你不得走吧?”我有些支支吾吾:“一个朋友有事,要我回去。”
  “啥子事不得了?叫她改天!”师父看着我,“命令似”地说(这是在消我的业障,采取的保护措施)。由于春节期间朝庙的人多(尤其是前三天),上庙的石梯子相对较窄,为了安全等因素,师父一天就在庙里来回巡视,我正准备当“逃兵”恰撞在了他的“枪口”上。
  本来我也不太想回去,朋友有一件比较重要的事要我回去给她参考一下,我又不好推辞(后来事实证明,没有我的参考,朋友对问题也处理的很好。可是没有哪一件事情比了生死更重要)。听师父一说,也就作罢了。6点过朋友打电话说的士司机把他们带错了地方。这一折腾,就说不来了,她的亲戚请她吃晚饭,然后再送回家。两全其美,倒是正合我的心意!
    晚饭后比较空闲,我就问庙里来服务的人够不够。他们说今年来服务的人比昨年多,烧香蜡那里服务的是一家四口人,连狗都带上的;办公室负责通知的那位师兄还是留学研究生毕业呢!
  来到坝子里,我看见几个年龄较大的师兄和师父在一起,好象在谈川剧,会心处师徒就你一句我一句唱上几句。觉得好奇我也悄悄凑过去听,我在师父面前还是有些拘谨。
  一会儿师父对我说:“我年轻的时候也象你一样瘦,有一次唱戏我装扮成一个女的,用女声唱,把他们的眼泪都笑出来了!”听后我们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想不到师父这么随和风趣!
  初三下午我准备回家,母亲的生日家里有客人。就向师父说明原因,师父说:“好,百善孝为先。”然后我就离开了栖乐寺。[待续]
发表于 2008-4-4 11:51:48 | 显示全部楼层
很生动, 春节期间寺院里这么忙!
 楼主| 发表于 2008-4-4 12:07: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轻舟 于 2009-9-12 19:14 编辑

父亲的呼唤


   许多人在开始学佛的时候都有些执着、狭隘,在待人接物上经常出现一些适得其反的情况,甚至让别人对学佛产生反感。我们对此还会滋生出“好心当成了驴肝肺”般的委屈呢,我也不例外。
  2007年六月我就准备开始吃长素。我想既然学佛了,要知因识果,不能再吃众生肉了,同时也反对家里的人杀生、吃肉。可他们总认为不吃肉会营养不良。由于对此意见不一,甲乙双方时有怨气。加之那时我帮了别人一点小忙,也是举手之劳,人家就给我送了一点礼,我坚决不要。私下他们执意送给了我母亲,我知道后就阴着脸批评母亲“贪心”。一段时间我和家里的人相处得很不愉快。
    一天一师兄去见师父后回来告诉我:师父说你还是不错,就是方法还不对。听后我只一闪念“他怎么知道?”也没有多想,倒是就开始反思起前段的所作所为来。我又去看师父的开示,比如“学佛与生活的关系”、“善巧的智慧”等,很受启发。吃肉的问题我就实行一桌两制,和平共处。有时也从因果上巧妙地谈起父亲的病苦短寿问题,适时引导。别人送的比较合情理的小礼收下,免得让他们太难为情。要么礼尚往来,要么就拿去供养师父,也给他们结结善缘,种种福田,希望他们也早点觉悟。再举一反三来对待工作和生活中的一些问题。虽然我还很欠缺智慧,但也取得了初步相对的皆大欢喜的效果。
  我们一定不要轻视那些执迷不悟的人,对他们我们只需多一些耐心、包容心和平等心。回头想想我们未学佛前不与他们一样愚昧吗?我们又学得如法吗?他们只是缘分不到,说不定哪天一下突然转变观念醒悟了,他们的认识和修证还是我们遥遥所不及的呢!再想想师父度我们这些刚强难调的弟子要费多少心血啊!——真得感谢师父的及时教诲![待续]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08-4-4 20:01:11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实在,很感人,期待下文!
 楼主| 发表于 2008-4-4 20:07: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轻舟 于 2009-8-5 20:59 编辑

父亲的呼唤

   2007年3月,到白塔寺给师父祝寿我请了一本《菩提道次第心传录》回家看,该书是被誉为“雪域圣教的光辉明灯,伟大的菩提道修行者“兰仁巴大师的学修心得体会。看后我对亲近上师的功德利益和不敬上师的罪业有了进一步的认识,同时对我以前轻师慢法的一些行为(也是业障现前所致)深感愧疚!心想今后只要师父回栖乐寺来,一定要多去见见他。
   4月上中旬我们要分两批到外省去几天,之前听说师父在那几天要到我们这里附近的一个庙子来传菩萨戒,师父是戒和尚。于是我就选择第一批提前外出,回来正好可去见他。其实趁此机会我完全可去受菩萨戒的,但对受菩萨戒还不是很了解,加之有点顾虑就放弃了。
  从外地回来我就问一个师兄师父来没有。她说她昨晚已经去见了师父,师父眼睛充血很严重。下午我下了班,就和其他三个师兄买了一些水果之类,赶到那座庙里天已经黑了。见师父眼睛确实充血(为众生背业),师父说没啥。想到第二天他要传戒,身体又不适,我们简单问候了几句就去找人安排住宿。由于住宿的人多我们就只有睡地铺,大家也乐意。感觉有师父在这里,心里很踏实。
    第二天早上六点,我们几个刚在坝子里练完法行,见师父也在,我就去问师父:“师父,您的眼睛是怎么红的?”师父生气了:“你们哪,我来传戒就跑了,手机也打不通!我一急,眼睛就红了!”
  我心里一震,觉得对不起师父!他说电话打不通,我才一下想起2002年4月我告诉他的号码,当年国庆节小偷连手机一并就给“处理”了,过后我又换了几个号码。我马上很歉意地给师父说明了原因,师父说:“你们记得我的号码吗?”“我记在电话本上的。”我有点心虚地说。
  其实我也是在两个月前才问一个师兄师父的电话号码:手机是两个,电话两个,小灵通好象是一个。看那些号码似乎不好记,我就顺便抄在了电话本上也没放在心里。
  “你们的是啥号码,说来!”老人家的“气”还未消呢。我和另一个师兄就赶紧依次报上了号码。师父边在手机上输边说:“是不是又在假打哈!”说完又照号码打过来确认,看起来好象才放心了。
  我心里既惭愧又感动:真是只有离弃师父的弟子,没有抛弃弟子的师父啊!当下心里就想:今后再也不外出贪图玩乐了。从此我就把师父的手机号码倒背如流,以致于后来某晚我做噩梦,在梦中都在给师父拨这个电话求救,随即念咒就醒了![待续]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08-4-6 18:26:30 | 显示全部楼层
关注中......继续
 楼主| 发表于 2008-4-6 21:41: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轻舟 于 2009-8-5 21:13 编辑

父亲的呼唤

  我在网上提前知道2007年5.1期间师父要在白塔寺传法,寂新师兄还将组织打金刚禅七。趁假期我也去报名参加了。
  金刚禅七由师父统一安排作息时间、活动内容和地点。5月3日上午师父给新老弟子灌完顶后已很疲惫,顾不上休息又来给我们参加金刚禅七的弟子讲开示,然后我们每天就按照安排看书、打坐、法行等。
  《迷程指归》和《佛法三根本要义的修持》重新温习有了一些新的认识,可一看《能海上师全集》就想打瞌睡,手捧着书坐在蒲团上不时成点头哈腰状。有两个师兄见周公的“呼”声也不小,寂新师兄就赶忙去提醒要注意影响。我知道这是精进时业障现前所致,于是就开始忏悔、求师父加持并振作起来,一会儿就好多了。打坐双盘我可以坚持30分钟左右(在家里只能坚持10几分钟)。
  因为要回单位上班,我只参加了三天半(一个标准的不三不四),感觉参加集中金刚禅七效果很好,心想国庆节有机会再来打满,于是就意犹未尽地离开了白塔寺。
  我自觉罪重福薄,就想多亲近师父。所以师父一回到栖乐寺,我就同另外几个师兄下班后去见他,并真心地献上力所能及的微薄供养。《能海上师全集》中讲到亲近上师,能得法雨甘露浇灌慧身、得有形无形之摄护、示路途之险易曲直、免入疑怖之林、稳速抵家。这些在我和师父的一次次接触中就深有体会,使我对师父的信心也越来越坚定(仅举几例)!
   一次一师兄业障现前,成天有些惹事生非,师父从外地回来就当着众人严厉地批评了她。事后她好象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给师父恭敬地顶完礼又去给他倒开水。
  等师兄走后,师父就对我们说:“虽然她有很多问题,但她是我的弟子我要为她负责!人也不能一棍子打死,要是象批评她那样对待你们,说不定你们早受不住跑了!真心向道的人是撵都撵不走的!”
  师父的一席话引起了我们的深思:鞭打是加持,责骂是猛咒,我们应该感谢师父啊!可还是有人不理解师父的良苦用心。一次我看见师父批评一修行人不重实修却空打禅机,他觉得很伤面子抬腿就跑了!可恨的我执,它也是生生世世牵着我们在六道痛苦流转的祸首,难道现在要解脱我们还舍不得丢掉吗?!
   又一次我去见师父,我说想送给他一个钱包又怕他不要。他随口说“那你送给我一个香包嘛!”我们都一笑了之,以为师父在开玩笑(师父平时为了活跃气氛,经常给我们讲一些笑话,有时笑得我们前仰后俯的。不过他的笑话常常是话中有话,只要你用心就会得到很多启示的)。可回家几天后真有朋友从外地给我带回两个香包(干花)。
  我有些诧异,莫非师父早就知道?心中暗笑,索性就将干花拿去供给师父。当我恭敬地献上供养品时,师父假装生气地说:“哼,你们一天啥都想得出来!”我在心里偷偷直乐:这个师父真是可亲可敬啊!
  事后就回想这些年来师父说的一些话,我一下豁然:师父真有大神通!他怕我们追求现象,不从自心求证,本末倒置,误入歧途,就不显山不露水,甚至有时还在装糊涂!他的神通是随缘度众自然而用,只作一个助导而已。可是那些年我有眼不识,身边的如意宝不求,却对那些低级愚昧的东西津津乐道呢!
  记得一次天还下着小雨,师父回栖乐寺不到两天,又要亲自开车到中江一个庙里去参加开光,我们就送他沿石梯到半山腰的停车场去。
  师父在前面走,我们随后,走到一个石梯拐弯处时师父说:“这里比较滑,注意看摔交哈!”不知师父还这么心细,并随时想到我们!
  我当时心头一热:修行路上不也是险象丛生吗?师父,为了让我们走上您开辟的那条究竟解脱的光明大道,您把您在一次次摸爬滚打中总结的经验教训,苦口婆心、毫无保留地教给我们,而我们却把那些宝贵的真言当成了耳边风,常常在追逐现象时摔得鼻青脸肿,蹉跎了大好时光!您六十多岁了,还在行众多弘法事务,匆匆地风里来雨里去,为我们这些愚顽流浪的弟子操碎心了!弟子愧对您啊![待续]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08-4-7 09:35:23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真好!师兄福报大,可以经常亲近师父,今后还请尽量多写一些在师父身边的见闻,也好法雨同沾!谢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佛教显密圆通金刚宝站 ( 蜀ICP备05000144号  

GMT+8, 2019-4-20 21:08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