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金刚论坛佛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42281|回复: 90

[原创] 父亲的呼唤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3-24 13:07: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轻舟 于 2009-8-5 20:32 编辑

  一
  昨晚打坐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就和衣睡着了。梦见有人告诉我父亲正在受很痛苦的罪。听了我心里立即就惭愧和痛苦起来:怎么我一直没有给他打个电话去问问呢?然后马上念六字大明咒回向给他,可又有点怀疑这样做能不能减轻他的痛苦,过一会儿我就醒了——好久都没有梦见父亲了!
  父亲12年前49岁就患口腔癌去世了,是在极度的痛苦和饥饿中离开我们的。记得临终时他用他那枯枝般的手拉着我的手,有气无力、含糊不清地对我说:“有400多个人叫我去开会,现在我身边已经有两个人要拿我,我很害怕!”

  父亲一向是坚强、勤劳、正直、充满活力而又受人尊重的,他是我们一家六口人的顶梁柱,似乎无所不能。哪家有纠纷要找他去调解,电路有问题要他去检查等等都是帮忙;木工、砖工、开车、放电影、打米做面他都是自学的,好象一看就会。从我记事开始,他对我们几姊弟总是呵护备至,我们从来也没有挨过他的打。他也会做吃的,一般的菜也能变着花样做得香喷喷的。吃饭时还经常给我们讲他在外面挣钱听到的一些笑话、故事,有时也说某某帮我们的是啥忙要记住,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70年代他开车给供销社拖运物品,供销社的人很信任他,就依他报的数为准。有亲戚私下说你可隐瞒一点嘛,太老实了。父亲说人要讲信用,不能!我们家曾是典型的贫下中农,三代人住的屋子阴暗狭小,家里有了钱后就分三次新修了三处住房。父亲说一个儿子一处,免得今后妯娌不和(现在没有一个儿子住他们修的,全部都在城市买了房,可怜天下父母心,还是儿孙自有儿孙福啊!)。那些年除建房外,又送我们读书,父母的勤劳艰辛可想而知了!尽管如此,我们的家庭仍然充满温馨!
  
  可当我们从学校毕业都工作了,家庭经济开始好转的时候,他却病倒了!发现时已是口腔癌中晚期,他拒绝做手术,说太花钱而且也看不好。并且坚决不要在广州的两个弟弟回家看他,说会影响工作,看了也是白看。开始他自己看书扯草药,自己打针,可他的顽强并没有斗过病魔,在短短一年内他的生命就变得十分的脆弱!他在生病晚期曾自杀3次未遂:一次是想跳河,走到半路就被人拦回;一次是正在割腕,被母亲发现;还有一次准备在家用电烧,他把电线缠在身上,为防我们撞进去触电,就把板凳堆在门口隔离,也是被我们及时发现。我们求他不要这样了,他说:一天24小时几乎象火在烧、针在扎呀,我实在忍受不了!对此我心如刀割只能眼睁睁见他痛苦却又无能为力!在他生命的最后几天,我就到医院去给他开杜林丁,开始可管一两个小时,后来几乎就不管用了。他知道自己不久将离开人世,提前就自己准备好棺材和衣服。他去世的时间好象是故意安排的,也许是他怕八月十五离开我们不好吧,等到八月十九周末那天我们都在家,中午他破例说要喝一点汤,我就马上去给他熬好了。由于他口腔全部溃烂,右腮帮上已有一个烂洞,那一点点汤竟喝了五六分钟!他说每喝一口都象刀在割啊!吃过午饭我们都去做事的时候,他就悄悄地离开了我们!
  父亲就象拼命来世间还我们的债一样,还完后又带着无奈和不舍匆匆去了,我们还没有尽孝啊.唉,也不知他现在流落到了何方?!

  父亲去世时我还没有接触佛教,附近庙子放音乐唱“南无观世音菩萨”,我听了竟然很害怕!但我还是觉得欠父亲的太多,所以就经常思考怎样帮助他。后听人说蓬溪有一个仙姑可看三代人,很准,我就一路问到了那里。确实那里有几百人,在排队等“仙姑”看。四天后终于轮到给我看时,那个传说中的“仙姑”(现已出家)说我家的人杀生重,要我们多在菩萨面前磕头,要学佛。我当时不相信这些,不过她给我的佛书我还是带回了家,其中就有一本说到中阴身的自度、人死了魂又到哪里去了的问题。我还是不太相信,只当作奇文怪事看着饱眼了之。
  
  六年后工作调动,组织上叫我等候安排。其间有几天我经常做一些奇怪的梦:一次梦见父亲把他的相片丢在我的枕头上,我不知其意;一次又梦见一庙子,通向庙顶的石梯两边都点的是蜡烛,我沿梯上顶看见庙背后山脚下有一条江,江面有人划船并叫我上去,我不肯——那段时间真是杂梦纷纷!

  一天某居士邀我到一庙子去走走,我想在家里无事,就同她去了。一到那里简直就象故地重游——这不是我梦中见过的吗?当我看见师父们在给一亡灵超度,前面还安放有亡者的黑白小相片时,我一下恍然大悟:原来父亲给我丢相片是要我超度他!我在那里住了几天,师父们就拿了一些佛书让我看,叫我皈依并讲皈依的好处。我对皈依有很多顾虑,就没有同意。跟他们去上了几次早晚课,对课的内容几乎一窍不通,也只是当当南郭而已,但感觉庙里和庙外真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某天一个居士悄悄有些神秘地对我说,西山来了一个神通广大的师父,问我要不要去见见。心想有神通就能给我想知道的,好,去见!我马上就收拾行李满怀憧憬打的一溜烟就去了西山。到庙里从远处就看见很多人围在一出家人身边,看得出大家都很尊重他。我就问别人:“那就是海空师父吗?”“对。”得到印证,但我就是不想去主动和他打招呼。心想你是高僧,我主动不是就有点巴结的味道了吗(世俗心)?第三天,一师兄来给我说:师父对你印象不错,还问你是哪里来的,你还是该去见见他。有人来搭梯子,正中下怀(这就是师父的度人善巧,师父肯定知道我的心态的)。我就随同她去见师父。师父问了我一些情况,觉得很是普通,心里不免有些失落。不过我还是在那里住了下来。

  虽然我天天都看见师父,但我从不向他请教。我就向其他出家师谈父亲的问题。他们说我父亲杀生太重了,可以给他超度,以减轻他的罪业。这时我才有点点相信杀生的后果,于是就请庙里的师父们给父亲放焰口超度了两次。但感觉效果还是不太明显,我们几姊弟时不时还会梦见他。二月十九那天,庙里几个人都叫我皈依,说皈依好、今天的日子也好。经不住大家一番劝说我勉强就办了一个皈依证,上面留有师父的印
  当天上午师父在大殿给我们统一举行了三皈依,三皈依仪式一举行完毕,我就离开了大殿.师父那天讲的开示我是2008年看《觉源》才知道的——我当年好糊涂哟!

  皈依后不久在楼梯口遇见师父(现在想来一定是师父故意要遇见我的),我还是忍不住问他:“师父,我一梦见我父亲,就会生病或精神不振,怎么办?”“你的问题,要到白塔寺去才能根本解决!”师父看我一眼,一字一句说得很重、很清楚,至今还记忆犹新。我是一个顽固份子,本不想去学法的,怕一学就糟了。我看有很多人要去学,加之又听说师父很有神通,于是就想去看看,那一看师父就成了我的上师(未完}
发表于 2008-3-24 15:15:13 | 显示全部楼层
坚持,继续念咒回去,一定可以给父亲帮助的!
发表于 2008-3-24 18:39:11 | 显示全部楼层
只是目前我们自己都还不能够解脱,还要帮助别人,唯有尽力做了。
发表于 2008-3-25 21:29: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中......孝女一个!

学修大乘佛法,就能给自己亡故的亲属带来实在的利益.
发表于 2008-3-25 22:43:15 | 显示全部楼层
师兄父亲的呼唤,令我心隐隐作痛,我想起了神通第一的目犍连救母故事:
目犍连在定中见到母亲堕在饿鬼道中受苦,咽喉像针尖那样细小,皮骨连结在一起。即以钵盛饭菜以饷老母,饭到母亲手中,立即化为炭火,目犍连见状,万分悲痛。即以此情禀告佛陀,祈求开导救母的办法,佛陀说:你母生时谤佛谤僧,不信因果正法,贪嗔邪恶,愚弄众生,故受此报。此之重罪,非一人力量所能拯救,唯有仗十方僧众的力量,才能使你母脱离饿鬼之苦。每年七月十五日,是僧众自恣日,设百味珍肴、鲜果于盆中,供养僧众,你母即可超度。目犍连听后,依教奉行,此后七月十五成盂兰盆节。
神通第一的目犍连不能以神通拨无因果,救母于苦海,而要仰仗十方僧众的力量,才使母亲脱离饿鬼之苦。可见依一己之力救父出苦海,力量太小,我想起了棋盘赌粮的故事,想到了“网络共修活动”那呈几何级增长的功德力量。我不知道您是否参加共修?希望我们共修活动功德的回向能使您父亲早日解脱,能使无始劫来我们的六亲眷属、怨亲债主都能闻法解脱,种善根因缘,成菩提道果!

[ 本帖最后由 明敏 于 2008-3-25 22:45 编辑 ]
 楼主| 发表于 2008-3-28 20:41: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轻舟 于 2009-7-28 18:28 编辑

父亲的呼唤

       我到了白塔寺,见来自全国各地的很多人都在登记准备学法,看来大势所趋我也就只有随流了。那晚我还是圆成了法性,动作幅度很小,练一会儿我就停下来东张西望。看见有哭的叫的吐的打拳的跳舞的倒地的横冲直撞的,各具情态!我生平第一次看见这些现象,觉得又奇怪又好笑,还有点害怕,害怕练出问题来,我不知道那就是三密相应法力调整身心的现象。去年我在杂志上看到一则报道,科学家研究发现:人体物质组成—-分子,在我们健康的时候排列是定向有序的,而不合自然的行为习惯就导致其排列顺序混乱变异,身体相应就会出现各种不适和病相。三密相应的法力正好就是对分子结构“拨乱反正”,最高层次可证菩提道果。由于当时我还很浮躁,学法也只当作图图热闹。虽然举行了四皈依仪式,我也只是依葫芦画瓢一念而过。那晚师父讲了些啥我没有印象,觉得好象只教了一个六字大明咒,四年后我问同去的师兄,一致说教的是三个咒——看我当时有多晃!
      学完法我又回到了栖乐寺。我还是梦见过父亲及一些鬼怪,心里惴惴不安,就去问师父。师父说:梦是虚幻的东西,没有事的,你好好依法行持回向就行。我当时不知道师父的开示是直入心性,究竟解脱的,而我想得到的只是人世间立竿见影、一劳永逸的利益和安宁。所以我始终对师父的回答感到失望和怀疑。
      那时庙里有几个争强好胜的师兄,和大家相处的也不好,经常不是和出家人吵就是与居士斗,师父就批评他们。个别贪嗔痴心很重的弟子就开始诽谤师父。由于师父才到栖乐寺来不到半年,许多人对师父和他创造的如意轮金刚法还不了解,包括我也还是糊涂的,造谣还迷惑了一些人呢。虽然我对他们的言行也很反感,但多少还是影响了我对师父的信心(后来师父讲到这些还悲泪横流:金刚弟子离经叛道、断人慧命罪有多重啊!)。恰逢这个时候又有人告诉我:名僧不等于得道高僧,有的只是福报大而已。你如果开始吃素,我可以带你去见真正的高僧。听他这一说觉得很有道理:我这个师父可能就是有名有福,可能没有得道吧?要不他为啥有时还狠很地批评人?他的言行好象也和我们差不多,问他问题总让我有点失望,高僧大德可能不象他那种形象吧?因为有这些信息的存在,以致于晚上我做梦,竟梦见师父是一个反面人物(真是一切唯心所现)!
      有天师父见了我,就主动问我的手机号码。本不想告诉他,怕他给我添麻烦,但碍于情面还是告诉了他(我当时多不知好歹!)几天后单位通知我回去上班,我也没有去和师父打招呼就悄悄离开了栖乐寺。
发表于 2008-3-28 20:50:22 | 显示全部楼层
希望更多的师兄把自己跟随师父修行的过程真实的写下来,让大家有认识师父的机会,但愿我们的心声能让更多的人相信师父皈依师父得到法益。
 楼主| 发表于 2008-3-30 19:30: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轻舟 于 2009-7-28 18:36 编辑

父亲的呼唤

   我从庙里回到单位就开始上班了,闲暇时就把在白塔寺发的书拿出来,蜻蜓点水般随便看看,似懂非懂,一头雾水,对此我不大感兴趣。书上那些理论与我已形成的人生观世界观发生了强烈的冲突,一时让我对人生感到迷茫起来。由于我那时工作调动后还未买房子,我暂住在一熟人家,就把那些书装在口袋里存放在她家的衣橱顶上,也没有告诉她。主要是怕她看到这些书后误解,对她和我都不好(老实说我对师父发的书还是有一点恭敬心的。)心想等我有房子了再来取回。我一贯睡眠和肠胃消化都不太好,还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一样练了点法行,但感觉没有多大变化,于是我就停练了,书也就束之高阁。

   那年(2002年)国庆节,有人(上面提到的在栖乐寺见到的)给我打电话问我要不要去见他说的高僧,我有点犹豫但还是同意去。他说他已经离开了栖乐寺,是在外边公用电话给我打的,叫我到市里就给他打这个电话。我就邀住在市里的栖乐寺的一护法老居士与我一同坐上工交车说到市中心某个地方去玩玩,我没有告诉她我准备去干啥。一下车就准备打电话联系,可一摸手机竟不见了!我只有从手机上才能看见电话号码,我无从与他联系了。可恶的小偷!我当时很是懊恼(现在看来我真要感谢那位护法的“小偷”菩萨,要不我不知又跑到哪条歧路上去了)。

    后来我陆续看了几本佛教其他宗比较热门的书,也还是懂得了一点佛理,但同时也有一个信息输入了我的脑子:说现今密宗如何不易成就、易着魔、皈依错了又如何不好。我有些惶恐了,心里就思考着怎样才能从密宗里退出来(在没有正知正见和定力以前千万不要乱看乱听,真的容易糊涂甚至断送慧命!)时间一天天过去,我还是按部就班地工作,周末除了睡懒觉、看电视外,就和朋友们一起吃吃喝喝,打打小麻将,当然是屡败屡战。我们这里赌博成风,外地人嘲笑说飞机飞过我们的上空都能听到“哗哗哗”的麻将声。有时别人来我们这里钓鱼,我也积极去安排。
  那几年一梦见父亲心里就烦躁,我曾找过三个本地所谓的“大仙”帮助,效果也不好。那些“大仙”家里都供有佛菩萨像,有的说自己是观音娘娘附身,有的说是七仙女下凡,有的说是龙女转世。他们的操作内容大多是抽烟、烧纸、化水、杀鸡公、画符等等,五花八门。我记得有一“仙”“办公”时狠狠地捉住一只大鸡公准备把它杀掉,说取其血辟邪。我从小见人杀猪、鸡、鸭之类就害怕,常常摸着喉部就跑开了,于是我就制止了她,她就在鸡冠上取了一点血。也见过有一个“仙”教人打麻将如何赢,帮人改运气——其实他们都是打着佛菩萨旗号的外道,只能把人引向歧途(真心祈求佛菩萨加持他们早日走上正道)!父亲的事我也就随俗给他烧一些纸钱表表心意而已,师父在我的生活里似乎已无影无踪。

    2005年5月买了电脑,我业余时间就上网到对联网站去学对联,一天就冥思苦想怎样对好别人的出句。我还记得当时我参与的一些对出句:“石径入云深 ”对“林泉出壑冷”、“小院绰约归燕子”对“青枝俊逸绽花儿”、“树影参差长短句”对“波光潋滟淡浓装”、“两岸青山四时碧”对“一江丽水九回春”, 我乐此不疲。大半年后一居士(2002年带我进庙的那个)给我说:你还是该到佛教网站去看看,可我不以为然。[未完]
发表于 2008-3-30 19:55:18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章可读性强, 现身说法. 请继续...... 期待中
发表于 2008-3-30 19:55:37 | 显示全部楼层
师兄将自己皈依师父的前后心路历程写得很真实,挺吸引人的,期待下文ing......
发表于 2008-3-30 20:04:35 | 显示全部楼层
轻舟,你真行!写得真好!
发表于 2008-3-30 20:33:38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好!很吸引人!
期待下文!
 楼主| 发表于 2008-3-30 20:47: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轻舟 于 2009-7-28 18:39 编辑

父亲的呼唤

    2006年元月,我在整理抽屉时发现有一张宣传栖乐寺的图片,上面留有网站。我一下记起了那是2002年我从栖乐寺带回来的,我当时只浏览了一下图片,根本没有注意网站。我就迫不及待上网去看,看因果故事、佛教电视剧、师父讲的开示、十四教戒等等——想不到师父还有网站!我越看越想看,越看越觉得我犯了一些错!于是我就准备先去把存放在熟人家的书拿回家来。可我去拿却没有,说她家装修房子就把不要的东西已卖了!
    我心里有些惭愧,业余时间就从对联阵地上撤退下来,一心在师父的网站上溜达。2006年3月初,我看到二月初九是师父的生日,恰逢那天是3.8节单位要放一天假。花开花落,4个春秋从我的生命里匆匆而过,我突然很想趁此机会到栖乐寺去看看!3.8节那天我一早就兴冲冲上了山,见好多僧人和居士都不认识,有几个熟悉的和我亲热地打着招呼,他们都说这些年跑哪里去了,都不来看看。一会儿遇见郑师兄,她对我说:师父说你都该挨打了!想这些年没有练法、也没有来见师父,甚至差点把他忘记了,可他还记着我!我表面上笑笑心里却觉得有些惭愧!那天师父在白塔寺过生日,栖乐寺这边也坐了7、8桌遥祝师父生日快乐。吃罢午饭,我交上供礼就下山了。
   为了重新温习所学的法,外带一个师兄去新受法,2006年5.1我又到了白塔寺。当师父给我灌顶时,我的泪水就簌簌直往下流![未完]
发表于 2008-3-30 21:13:50 | 显示全部楼层
继续期待......
发表于 2008-3-31 09:16:12 | 显示全部楼层
非常非常好,看到师兄现在法喜充满,还经常给我很多建议,却不知当初的你也走了许多弯路,——我很庆幸,有上师的正确引导,有许多师兄在我身边,有许多善知道给我榜样,让我一路顺利前行。感谢一切的一切让我们结缘…………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佛教显密圆通金刚宝站 ( 蜀ICP备05000144号  

GMT+8, 2019-2-20 06:06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